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绿荫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9|回复: 0

夫人和蕉夫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8

帖子

18

积分

注册用户

Rank: 1

积分
18
发表于 2021-6-23 22:43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葫芦娃
从前,有座山,山上有没有庙目前不得而知,唯一知道的是山腰上住着位樵夫,他很勤劳,每天都上山砍树,然后拿到山下的集市上去卖,换得的银两和物品基本能维持他一个人的日常生活。
/ C2 ^7 N3 B& |! ?
  有一天,他正砍完了树,在院子里劈砍捆扎的时候,忽然听见一声呼救,娇弱的一听就知道是个女子,于是他跑出去,见到几个粗莽野夫正在追逐着一位戴着头巾的女子。比较有正义感的他上前,打跑了坏蛋,拯救了那名女子。

" k0 U0 d* e" s5 @- ?4 N
  女子朝他敛了个福,说一定会报答他的。

6 D( d) ]' n6 |' B- J0 \* c
  老实又纯朴的他第一次闻到有这么香的女子,有点害羞的红了脸,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7 A; O$ A, E# X
  不一会儿,又有一群人寻找着过来,接走了女子,还有人给了他一吊钱。

. ^( c  z) C, P$ g- {( [
  樵夫看着那群人远去,有些激动,如果说,救人就可以有钱赚,那他天天都转悠着救人好了,总比砍树简单啊!
0 b: U7 [& N9 z( b0 z/ l+ f
  当然,白日梦可以做做,日子还是要过,所以樵夫继续着他单调的日子,砍树卖柴火,过着简朴的生活,只是那吊钱一直被他藏着舍不得用去,索也就当未来娶媳妇的钱收着了。

/ m# S" C! V4 {9 }4 n
  另樵夫没想到的是,他的世界由此发生了变化,首先是他的柴火不需要在市集上贩卖,而是由山下城里的某个大户人家收去,每日他只需要送去那里,然后收钱,就可以了,省去了日晒雨淋的卖柴火之苦,也省去了卖不去的可能。

2 K, Y1 F- b) |" ^! n* R$ U' X0 j. Y, A
  他还不明白为什么,直到某一日,他刚去账房支完钱,在院子里见到个仙女似的美人儿。生活在乡村山野的他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,眼都看直了,结果被仙女身边的丫鬟一本书册扔中了脑袋。
% b2 J' J! y7 ?$ k
  「大胆!竟敢盯着少夫人,你什么东西!」他傻了眼,原来她是少夫人啊,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夫人,年轻貌美,和街上说书人故事里的仙女一样。
' ]$ F. X( b) W1 T" x5 j9 Z0 X
  那少夫人倒没生气,只是柔柔的一笑,止住了丫鬟的无礼,「他可是救了妾身一命的恩公啊。」轻轻的点了个头,飘然而去。

$ m7 A# n0 u% X' B6 j
  头上的包又大又痛,樵夫的心忽然涌上抹骄傲,他救的原来就是少夫人,这么美丽的少夫人啊!

. Q+ n: L! {. m% s  }1 J( t
  那一夜,樵夫没睡好,醒来的时候面脸火红,因为他的裤子湿了,不是尿床,而是梦见了仙女少夫人。

; {- n0 M) I$ f; |4 ]( M
  那一夜,樵夫才发现,自己好象年纪也不小了,却还未娶老婆。

5 _) T" Q; {4 A. v1 L
  那一夜,樵夫决定去讨个老婆,翻出积蓄揣进怀里,他打算天一亮就到附近的村子里去找媒婆,城里的就算了,不但要钱多,而且城里的姑娘估计他也娶不起。

2 E  ~# F  y& u# F& c- V8 L
  结果天还没亮,就有人敲了他的门。
" {, R9 s( J' _! k
  他开了木屋的门,也等于开启了未来的门。

" D! M& a  b+ G, O1 C
  是一个管家,非常眼熟,就是樵夫天天送柴火的那大户人家的管家。
$ D! ^0 J, g0 O4 ?
  管家掏出一袋银子,不大的袋子,可看分量足够买下十亩地,管家说,如果樵夫可以帮他做一件事,为期一年,这银子就归他了。
+ g1 C) M+ |' \
  樵夫很纳闷,问是什么事。

8 E  r$ r$ }7 i9 G  ^
  管家不说,只是问他同意不同意。
) Z5 M5 F; }- n
  樵夫没傻到还不知道做什么事的情况下就答应,结果才摇头到一半,就直接被管家打晕了过去。

+ V& S, M0 F9 @7 Z4 n$ x
  樵夫的未来,目前一片叵测。
$ Z7 A# Q( l* p2 S- o+ J+ |) B+ |
  唤醒樵夫的是一阵奇怪的味道,摇了摇头,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凉亭的躺椅里,显然是黑夜的周围让他头脑很不清楚的看了看四周的黑暗,难道他是在做梦是吗?
' c) y5 W0 m5 _1 q  H
  漆黑的四周,显得前方的那抹火光格外的显眼起来。

8 k3 n8 O! E$ A) Y+ _% n3 `5 p/ D3 ]
  本能的,他怔怔的朝着那光走去,有些跌撞,因为脑子还不是很清醒,而且好象有股奇怪的味道缠绕着他,很好闻,甜甜的,很像以前他逛集市上,那种将浓糖浆烧得烫烫的,然后浇上新鲜山楂时,又甜又酸的气味。
! O* q' g9 F1 ?2 y5 c
  光线从一所厢房的窗户上印出。

. L/ o6 K* ^4 i2 Y* k% C
  他有些愣,可还是伸手推开了虚掩的门扇,跨进高高的门坎。
" p  O+ A7 _* G+ L0 A
  晕黄的亮光,吸引他朝着有些透明的屏风后走去,完全没意识到门在他身后悄悄的关上,合住。
% L5 O3 u" E4 i7 {3 l: l* T( p( j1 H
  一声娇弱的叹息,让他昏沈的大脑有丝清醒的顿住了脚,可内心里一股奇异的冲动让他又按耐不住的想去瞧瞧是谁。脑中思索的线又粗又钝,挣扎了很久,他才保持站定原位的姿势,只是将脑袋歪向右边,尽可能的朝屏风里面看去。
, d% I3 W8 d$ q( U' m
  是个仙女!
* ^$ X) A, G5 r; a1 Q, ~4 Q  U
  美丽的仙女一身青翠湖水般的纱衣,如同刚刚传出的叹息,她整个人斜依在窗台边的软榻上,纤纤玉手撑着下颌,下滑的衣袖露出截雪白至嫩的手臂。她另一只纤手持着柄薄纱团扇,半透明的扇子遮掩住了她大半张脸。

- E( ~. _% N8 O( Y! C$ t0 g5 M! p
  她的发髻丰盈若乌黑的云彩,仅仅插了一枝翠绿的玉簪,簪子边上悬挂着雨滴似的玉珠,长长的几乎滑到了白皙的脖子上,淡淡的阴影显得那细长的颈项无比惹人怜爱。

4 G5 j! a3 r: ^. J6 O. x
  她有一个光洁的额头,眉心点着一粒朱红的泪痣,细美的柳眉微微颦着,带着难以解释的忧愁,那双眼儿似水般荡漾着水意,似乎有着万般的忧伤凝聚在里面。团扇遮挡住的纤鼻看得出高挺可爱,模糊的樱唇轮廓丰满红润。
: s$ y/ K3 I- G. _
  樵夫痴痴的看着那个仙女,连呼吸都不敢,他果然是在做梦啊,竟然梦见了仙女,而且这个仙女和他以前梦过的少夫人好像啊!
4 X( [) K$ h1 `4 z
  他不知道,他在不自觉中往前迈了一步。

+ d2 Z- A6 `) t8 J" E
  那仙女好象知道他存在似的,又是轻轻叹息了一声,才缓缓的叹道:「既然来了,就来了吧。」说罢,极不情愿似的将美丽的脸慢慢的转过来,可在她掀起水眸,看清楚了樵夫时,满脸的忧伤忽然一怔,惊讶让她诧异的瞪圆了双眸,连手上的团扇也跌落在膝盖上。

) a9 c# \9 p7 I1 S8 q9 U
  看清楚了仙女的全部面容,比他想象中还要美丽,和少夫人竟然一模一样。

0 b0 f5 I! B+ F# k5 \
  樵夫傻傻的叫起来:「仙女啊……」那仙女的哀伤忽然减轻,尽管眉间还有着挥不去的伤感,她还是忍不住掩唇轻笑了一声,「原来是恩公啊……」偏头一笑,她轻盈从软榻上走下,裙裾滑落,迅速的将一双美足掩盖,滑入绣鞋,她眉眼间是释然的微笑,翩翩敛了个福,「恩公。」仙女的呼唤让他的脊椎上下闪过一丝酥麻,连后颈上的寒毛都立了起来的舒服。他呆呆的看着仙女敛福后一步步走近,呆得像傻子一样移不开步子,只会一句句迟钝的说:「呃……他不是什么恩公啊……」仙女摇曳的走到他面前,娇美的她只及他的下巴,娇弱的仰起头看着樵夫,仙女吐气如兰,带着挥不去的淡淡伤感,笑靥已然如花,「是恩公,那奴家自然是愿意的。」愿意?愿意什么?他笨笨的大脑无法明白这么深奥的秘语,他低下头,看着仙女美丽得让他无法眨眼的面容,花儿般的好闻味道和先前那种甜甜酸酸的味道搀杂着,让他的脑子更晕了。
& ]: a' b; h6 a: D2 [
  「来……」仙女轻轻的说,软软的小手,滑入他粗糙的大掌,转身朝着屋内那张舒适的大床走去。

( S2 h0 d% N" J, p
  其实压根没有感觉她捉着他,他已经痴痴于掌中那柔软无骨的小手感觉,像是被牵着线的木偶,自觉自动的就移动迟缓的步伐跟着仙女走去。
* s( k, r4 a" o0 e; K/ g
  一直站定在床边,仙女才转回身,乌黑的发散发着让他心跳加快的香味,又和之前的各种好闻味道搀杂起来,让他压根无法思考,只知道看着仙女,呆呆的,感受着全身随着她的笑颜一阵阵的发麻,从头皮传播到他足尖,再集中到双腿间某个位置,剧烈的心跳似乎也坠落到了那个部位,用力的鼓噪。

$ ^( B% ^% t8 ?) l+ y
  仙女盈盈一笑,有些为难又有些无奈,「恩公啊……」小小的手,从呆滞傻笑的他手上抽出,抵上那强健结实的胸膛,几乎是燃烧的热,让她的水眸躲开他的凝视,粉嫩嫩的脸,嫣红似火。

2 K. s% W- l* Z1 Z
  他又痴又傻的只知道看着她,她脸上好看的红色蔓延下了她的耳朵,顺着如玉的颈项,一直延伸到衣领里面去了,他好想看看那衣服下的红到底遍布了多少面积,可他不敢,他也不懂,大脑压根没有任何指令好象停止了工作似的,他只会咧着嘴笑,任着一阵又一阵陌生的感觉冲刷着身体,舒服中有着种难以压抑的疼痛。
: S( @$ b4 k2 M, d  L, L" T7 T
  仙女见他没有任何反应,双手垂在身体两侧,脸儿更红了,咬了咬下唇,她叹息,这声叹息不同于之前的伤感,而是近乎一种呻吟了。小手本是握成了拳头顶在强壮的胸口上,迟疑了一会儿,缓慢的松开十指,下滑,解开樵夫的腰带。
4 I+ s+ m0 J) z5 g, y* I
  他低头看着她的举动,心跳剧烈得要爆炸了,他不明白她在做什么,而他也不知道是该反抗还是怎么样,全身都开始绷紧了,双腿更是站得笔直。

; I5 f; }( j( Z: d) t
  粗布的腰带落地,柔软的小手滑进衣服里,滚烫的体温让她只是咬住下唇,水眸更是漾满了水意,仰头看着他燃烧的双眼,她娇吟一声:「恩公……莫要这样看奴家……」双手一挥,将他身上的衣服往双肩后一拨,整个人似乎软了双腿的跌扑上他宽厚的胸膛。
" Q& g# n/ h! W- A
  他浑身一抽,好象有什么绷断了,大手动了动,可立刻的,有着什么又让他稳稳的立在原地,无法动弹。

  J1 n4 w! [* `! o
  仙女显然是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她将脸躲在他滚烫的胸膛上,感触着这个干着苦工锻炼出来的强壮肌肉,她并起了双腿,不安的摩擦着,知道自己动了情,也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着的事,害羞的闭上了眼,她快速的扯掉了他的裤子。

3 X# F) D# W: _5 ~
  小手滑过他全身累累的肌肉,连臀部和大腿的肌肉都是硬邦邦的,像是石头一样,她拧着眉,感觉他的体温要将她都烧起来了,「天哪……」娇娇是轻叫道,她无力的向床上倒去,蜷缩成了一团。
+ a% l$ g1 n; @1 s8 I
  赤裸裸矗立在床边的他大脑压根无法思考,只是看着她。
  j6 }& G9 E' y  Z
  仙女又羞又窘,丰盈的发歪向一侧,玉簪被取掉扔在地上,她看着他,水眸里满是哀求和某些狂野的东西。

* [" ~! ]  |* O( }* h
  可樵夫不懂,他只是看着她,呼吸粗重急促,大手已经捏成了巨大的拳头。
2 W8 K( }' a  H6 Y- M8 Z5 E
  仙女柔弱又可怜的几乎要哭了,眼儿水汪汪的,见他丝毫没有举动,她只得垂下螓首,双手颤抖的,停顿了很久之后,似乎是鼓起了全部勇气似的,将自己的上衣脱掉,连肚兜也褪掉了,接着是裙子。

, ]& T: u$ ]2 W7 ?5 X4 e
  他瞪大双眼,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,像他曾经在那些富人身上挂着的白玉,又像极了白花花的皮脂,她胸前柔软又美丽的雪白隆起上有两点嫣红的梅子,他好想去尝一尝啊,是不是酸酸又甜甜的?
( |1 ]* S( T( J$ ^+ B6 K
  见他吞咽的喉结上下滑动,仙女羞得闭上了眼,裙子还悬挂在其中一只纤足上的她,仰躺下去,又娇又羞的伸出双臂,「来,恩公。」樵夫像是得到了某种指令,让全身绷紧忍耐的那根绳子消失了,他猛的扑了上去,强壮的身体完全覆盖了整个娇小的仙女,顺着脑子里唯一的念头,他张嘴就咬上了仙女胸口上的红梅嫩果。

4 o5 c" {( L1 O
  「哎呀……轻一点,恩公……」仙女抱着他坚硬的身体,叫起来,疼痛中搀杂着某些特殊的享受,她的双腿并曲着,顶在他结实的腰腹上。

- ~- I4 |$ W8 r9 c- u- l
  他不耐的把她的腿强硬的一拨,直接压进她被迫敞开的双腿间,津津有味的品尝着嘴巴里的小嫩球,肉肉的,软中带硬,她的叫让他松了牙齿,可舍不得放开嘴,又吸又吮,恨不得可以吸到肚子里去。
; w( V; D/ P. j) A
  「啊啊……恩公啊……」仙女轻轻叫着,小手上下抚摩着他汗湿了的硬躯,双腿想要夹紧,可只能夹住他的虎腰,某样灼热的东西不小心冲撞上了她最隐秘的地方,她激烈的弓起了身子,叫得更厉害了,「恩公啊……」他发现她胸口的肉团捏几下后,会膨胀变硬少许,不由得用力握在手里,又捏又揉,吸吮完了这边的嫩果,不忘去舔舐另一边的,两粒小嫩球都味道鲜美得让他满意无比。仙女在他身下辗转呻吟,撩得他全身更是火热,血液都集了他双腿间是某处,可他不知道怎么办,只是不断也扭动结实的臀部,摩擦着仙女的身体。
, s9 Z7 y3 J4 l+ j% |/ G) ~% i
  「好湿……」他低喃,滑滑的液体让他摩擦得顺利又舒服,可不够,他想要更多,要怎么办?挫败的他用力揪住仙女的软肉,狠狠的张嘴一吸。
& k& D4 B3 F5 f8 Z
  「啊……」仙女尖叫,「恩公……不要这样……」他立刻放开她,像只小狗似的看着她,无言的请求她帮他。
' a  }) h4 k  w/ [0 d9 [. s; f) c
  仙女全身都敏感的颤抖着,被他吸过的双乳涨得肿大通红,她看着他,羞得脸红了,却不得不尽可能的张开双腿,小手握住他从不曾懂得的地方,朝着她最湿润的地方而去,「恩公……」当两人同时接触到对方的剎那,她忍不住嘤咛起来。

1 n5 k% b0 v& N6 G4 z+ c
  似乎明白了一切,他浑身一颤,臀部缩紧,顺着那些湿滑的液体,用力往前一冲。
3 ]. j8 s* w' }+ y; d
  灼热、紧窒、潮湿的什么瞬间包裹住他,先还是有些抵抗的,在他的强迫下,那些柔软的抵御乖顺的敞开容纳他,狭窄的几乎让的不能活动,滋味却好得销魂蚀骨,樵夫痛快的大叫一声,双手撑住床榻将身体往后腰绷起来,尽可能的让那绝美的紧密将更多的自己吞噬。

6 Z1 t5 F( e' _* }
  仙女的娇声好柔弱,可那一声声的轻叫惹得樵夫身体里面隐藏的野兽逐渐苏醒,咆哮着要爆发。
) L! d9 f/ s- |. B  @+ U
  他往前挤往里撑开陷入,直到她无法容纳更多,他才放声吼叫,粗野又豪放。

: S2 v" Y# I7 h& {! Z
  仙女拧眉紧紧闭着眼,通红的美颜上失魂的愉悦,她从未感受过这么强烈的感觉,都快要将她弄晕过去了,那么巨大的东西硬生生的戳入她身体最柔软的地方,那么深那么硬,她似乎都感觉到它血脉里的跳动撞击了。好一会儿,没见动静,她喘息着掀开水眸,怯生生的看到他一脸茫然又无助又愤怒的望着她,才恍然,他什么都不会。

2 x  [4 ^# N) W. h' `
  连这个都要她来引导吗?这一次是因为羞愧她要晕过去了,身体抽搐着的催促着她不要再迟疑,她含羞偏过头闭上眼,轻轻道:「动啊……恩公……」说着,小腰儿示范的抬起又缩下。
2 d+ X2 M8 @( y
  够了,她的动作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2 D2 {* J' Q0 ^1 G
  樵夫现在完全是头失控的野兽,知道了该如何放纵后,完全不知道怜香惜玉的他头脑空白的只知道尽全身力气的冲撞,抽出来,再凶狠的凿入,将那滑腻的玉腿拨得更大,狂放的摆动结实的腰身,一遍又一遍,撞那湿润得液体飞溅的嫩肉,逼着那随着他退出便紧密收缩起来的秘密花穴不断绽放,它紧得像在咬他,咬得他又痛又舒服,只能失控的像是要毁坏了它似的疯狂的进行更强悍的破坏。
2 s; ]1 |! z! L
  摩擦,狠狠的摩擦,撞击,尽全力的撞击,咬紧,拔出,再顶入。
& G7 r+ [/ \% I3 H$ [% w  t4 r( k
  「好爽!」樵夫忘情的大吼,后股的脊椎爬升起种要死亡的快感,「天哪……」他吼叫了,「少夫人,少夫人!」仙女的容貌变成了少夫人,他无法控制的崩溃了,「少夫人!啊啊啊!啊!」那夜的梦,他不记得是什么内容,可他知道的梦见了少夫人,那仙女般的少夫人啊!
- @, ^) O' v0 V4 v( Z. C( B6 X
  坚硬的躯体猛然绷紧,再轰然坍塌。

3 D, O1 F9 U4 l6 L$ V
  他感觉到肚子上有着液体在爆发,他这才听见仙女的哭泣,他的小腹是湿的,他的脸颊也湿了。
7 c/ B. y/ y/ ?
  仙女的哭泣,带着奇异的满足和快慰。

% C# a2 h3 E# x1 N- E& S3 G
  这个梦……好奇怪啊……

* c$ f, ]2 L9 U) P% C( N
  樵夫昏沈的想着,意识逐渐的模糊,再模糊……

: k: B+ O+ g9 m! s
  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木屋,樵夫很困惑的坐起身,四处张望,熟悉的简单到几乎没有的摆设是他的家没错,难道他是在做梦?床边有个敞开的布袋,里面有不少银子,这钱不是他的,那么意味着管家的出现是现实,可他并没有做什么事啊……

- U& }, C6 ]5 g1 q. b, Z5 x% \/ Z
  头忽然一阵痛,摸到后脑一个好大的包,樵夫有一时间无法言语,难道,管家给他钱所要做的事就是给他一顿痛扁,银子是拿来支付他被殴打的费用?
, l* Q2 m1 h0 E0 @6 @, _9 v
  困惑的抚摸着那个大包下了木床,樵夫才迈出一步,就觉得不对劲的低下头。
  g% U, P: N* Q) Q2 S
  一切正常,他的衣服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。
% g; a6 e5 v7 z, F  I& ]
  那么刚才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什么?好象是一男一女缠绵悱恻,呻吟浪叫,扭动冲撞……

- G! W0 N: }3 |, I) i5 J
  哄的一声,樵夫的脸几乎要烧焦了,多邪恶啊,他竟然想象那一男一女是他与那个仙女般的少夫人,啊啊啊啊啊!他一定是被打昏头了,竟然对少夫人有如此亵渎的想法,太混蛋了!
- K, K! \9 O6 `' w, a1 G  U" T5 X9 Q
  冲出木屋,将脑袋伸进屋前的水缸,用力冷却脑袋里不纯洁的想法,和无法忽略的头痛……
9 W; E. w7 t  e
  不行,收了钱被打是一回事,乱想又是另外一回事了,他不能再乱想了。捧住湿漉漉的脑袋,樵夫认真的对自己的良心发誓,他不能再胡思乱想了。

2 E# f7 M8 ^1 G- n1 M
  当然,发誓是一回事,理智往往在很多时候都是摆看的,接下来一个月,樵夫至少梦见了十来次少夫人,在那些旖旎的梦里,无不是些让樵夫醒来喷鼻血的事情,害得他惨兮兮的每次醒来都要拿头去撞墙,以惩罚变得越来越奇怪的自己。

5 I& u0 W3 [' `0 K# E. g
  天哪,他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啊,一个月来,失血加上失去某种其他的液体,让他精神都几乎恍惚得在砍树时几乎要砍到自己的脚了。

! R& S1 ]7 D) [6 D
  还好有那袋银子,多少不缺吃穿,而且镇子里的大户人家依旧会收他的柴火,还会以稍微高点的价格收购。不过他没有任何机会见到少夫人或者是管家,如果可以,他真的很想问问那个管家,到底是怎么打他的,怎么把他打得怪怪的。

  P, L0 b2 \! ]( U5 H" x& I7 @
  唉,天下掉下的银子,果然不是白捡就可以的……
* N3 v, i0 q6 ~- }7 J6 t3 |
  正当樵夫郁闷的思考着这样的日子怎么结束的某个夜里,他家的门又被敲开了,为首的正是之前找过他的管家。樵夫睁大了眼,也同时睁大了眼:「你……」

" `$ w6 e1 E4 c+ e
  手一指出,才要将满肚子的疑惑问出,就见一道疑似木棒的黑影朝他当头扫来。

1 A; @" f; Z8 f$ u9 ^1 }: G1 I+ E* j
  啊,不要打我啊……还没来得及想完,樵夫就很不幸的陷入了黑暗。
" Y' H- j8 l/ S  O: J7 s
  鼻端弥散着的是淡淡的香味,怪好闻的。

2 m" O% w4 h' Z; [
  睁开眼,看到的是一对高耸的胸部……

3 L6 a7 Q+ C/ R4 m8 p3 O7 I
  「啊!」打死也不会想到看到的是这玩意,樵夫一个倒抽气,完全不股顾自己躺着的姿势,猛的如同跳虾,往后一弹。
: Y; c7 v4 W3 P, W& n
  梆!结结实实的撞上了床头的让的眼泪差点飞了出来,好痛好痛好痛!

) r& `) f. E' {3 ~) E2 p
  「呀,恩公!」娇柔的声音里掩饰不住担心,香味袭来,一双柔软的玉手抚上了的捂住头的双手。

; v7 q- S6 o) {
  这好听的声音异样的熟悉。樵夫忍住疼,抬眼定睛一看,是长得和少夫人一模一样的仙女。「仙女少夫人……」几乎有点哑口无言了,这做了一个月的春梦难道没完没了了?他的确很喜欢梦见她,不过天天梦是不是太频繁了点,而且还这么真实。
- a& B( B/ Y- o5 [* A0 n
  真实得他都感觉得到她偎依向他时,那柔软坚挺顶住他手臂的胸部。回想到刚才看到的情景,他的脸唰的红了,红得发黑,「仙、仙女、少、少夫人……」

9 J/ S, g& d1 ]2 z! g! O
  连呼唤都结巴了。
# I2 o- Q, A1 |! b3 g  b. C5 ?
  美丽得光芒四射的仙女一点也不避讳的紧紧挨着他,在看到他不再呼痛后,水汪汪的眼儿一红,娇羞的咬了咬下唇,吐气如兰道:「恩公,你思念奴家吗?」
. s/ w7 L6 |3 C0 P. B3 I6 g( O6 I
  那娇艳的美颜稍微一露出伤感,他发现自己愿意做任何事来让她恢复快乐,「想,每天都想。」快快的回答,他每天都在梦里和她相见,怎么会不想啊。

  o5 y& u. h3 s& E; G3 w1 \
  欲滴的泪悬挂在长长的睫毛上,仙女如他所愿羞涩的笑了,「奴家也思念着恩公呢,这是奴家第一次这么思念一个男人……」软软的小手抚摸上樵夫的黑脸,「恩公都瘦了,没休息好吗?」怜悯的口吻自然透露,「要是由奴家亲自伺候恩公就好了。」黑脸更加发烫了,除了心乱跳一把的,那股淡淡的香味还撩拨得他比以前做梦时还要难受,有仙女在怀,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被她小屁股坐住的地方已经开始吶喊着崛起。「呃……仙女少夫人……」对了,刚才吓到了,没仔细看,她的胸部又圆又大,不过怎么是红色的?悄悄低头一瞧,原来她身上裹着一层红色的薄纱,不看还好,一看,他要喷鼻血了,那红纱将她雪白的身体包裹着,可细节全部清楚的展现着,无论是高隆的双乳,还是粉嫩的乳头,甚至平滑小腹下方那快深色的三角区……

0 N/ J4 I) f0 d3 ~% a9 f7 R
  「恩公喜欢吗?」抬手揽住樵夫,仙女娇哝,翘臀一抬,纤长玉腿分开,大方的直接跨坐到他腰上。
$ |- ]* v8 X# ~+ \5 @& D
  「喜欢……」他咕噜的吞咽了口口水,不知何时握住她细腰的双手开始刺痒,真想去摸随着她的动作晃动的那对娇乳。
/ x8 \( a8 Q6 d1 f, ?  f  n
  仙女意识到自己获得了樵夫全部的注意力,立刻绽出极美的笑容来,歪着头,戏弄的亲了亲他的面颊,「奴家美吗?恩公喜欢奴家吗?」「喜欢。」他的呼吸急促粗浅起来,目不转睛的垂眼盯着那对红乳,她一说话和呼吸,它们就会微微的颤动,好诱惑。

% S! T* _# Y. q
  「有多喜欢?」细指撩拨着樵夫的发尾,仙女笑得好快乐,「告诉奴家,恩公有多喜欢奴家?」他几乎无法思考了,张口道:「真想一口吃掉。」一愣后,仙女咯咯娇笑,显然快乐得不得了,弯弯的水眸带着情意,她用双手捧起樵夫的脸,「那就吃了奴家吧,恩公……」说罢,她倾下头,主动吻上了他的唇。
" E: |& ?/ N% |) N
1 {$ }( ?( O; u. F/ t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首页|点击更加精彩|

GMT+8, 2021-10-16 16:49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