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绿荫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7|回复: 0

新花木兰从军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6

帖子

14

积分

注册用户

Rank: 1

积分
14
发表于 2021-6-23 22:4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葫芦娃
花木兰代父从军之后,因家传武艺高强,且待人和善又负责,不久之后已得到上头的信赖和同僚的喜爱。再加上天生的好面孔和纯真的气质,每个人都很照顾她,一点也不介意她的一些怪癖,像不喜欢和大夥一起洗澡啦,从不打赤膊,且也不喜欢和他人动手动脚等等。
) _' Z, J+ c+ S% f. w5 l3 z
  日子便这样的过去,直到行军的第二十天,发生了一件大事。其实那也是花木兰不好,是她太大意了,完全忘了父亲的嘱咐。

2 e8 R7 U) Y! a7 ]/ t' a- o  h; t
  这天大军行至一个大温泉旁,所有的军官皆高兴的不得了,纷纷跳入温泉洗个痛快。花木兰羡慕的要死,但又无可奈何。明明想洗的要命,偏偏人家来问她时还得说自己厌恶洗澡。花木兰生性爱洁,而且已经二十天没好好洗澡了,到了深夜终于忍不住,看看周围所有人都睡了,便偷偷起身到温泉边去看看。

) p2 J  n) L/ O
  一看果然不出她所料,一个人也没有,且离军营也有一段距离,不怕有人忽然出现。她高兴的跳了下温泉,又是玩水又是游泳的,玩的好不高兴。她刚开始还穿着衣物,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脱了个精光。
" E# Z. A0 ?) B  E1 |
  洗了好一会儿,花木兰终于满足了,正打算起身穿衣时,忽然一只大手伸了出来,圈住她毫无遮掩的胸部,硬将她拉回水中。

2 ]7 W9 c' x# A
  「你是谁?」那男子有低沉的嗓音,此刻又因勃发的欲望而越加沙哑,不过还是黄花之身的花木兰自然不了解,只知道自己给人知道了自己的秘密,那是犯下了欺君之罪,是要诛连九族的。
; Q* x* {6 a2 N( O: R& z
  「我是住在附近的村姑,常来这儿洗澡。你是这军中的人吧,快快放开我,不然可是犯上了强抢民女之罪!」花木兰努力挣扎,可那只手却一点也没有松手的意思。
" ^! [6 `! O/ ^  n9 V8 ?" F1 |  N
  「……?不是村姑,这方原十里外没有村庄,?也不像一般的村姑。?到底是谁,快快招出。」那男子一只手臂紧紧的困住她,另一只开始在水中抚摸着她的身体。
! l; w* W3 {2 [9 x
  「我是村姑!我是村姑!你快快放开我!」花木兰虽不解人事,但也知道那男子不怀好意,死命的挣扎,怎耐那男子武功高强,什么挣扎全不管用,只是使自己的身子更贴近他的而已。
4 @1 I) V) w4 Q  s
  那男子忽然的吻住了她,高超的技巧吻的花木兰头晕脑胀,一只手在水中轻抚她的乳尖,另一只手悄悄的探入她的私处。

3 x& T+ q# N8 x$ }# R
  花木兰如触电般一震,啊一声的叫了出来。但随既感到羞耻,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,「求求你放过我吧……求求你,不要这样……」
  r+ ?" U! O) o& ~7 d. [! G
  那男子邪邪一笑,舔上了花木兰秀气的耳朵。花木兰的耳朵极为敏感,又加上身上有两只手在兴风作浪,一时不能自己,身子软了下去。
2 x! X3 T+ m4 I% X
  那男子潜入水中吻住花木兰的乳尖,修长的手指开始在花木兰的处女地中抽插。花木兰脑中一片混乱,享受着重未有过的极乐,任着那男子为所欲为的爱抚自己的身体。

2 q( I5 V, d; ?; a6 l( m
  那男子见花木兰已经臣服,便抱着她上岸,继续膜拜她的身子。他吻遍了花木兰的身子,手指一直没离开那宝地的抽插着。花木兰无力的躺在地上,不停的喘气,意识模糊。

7 T7 q: w3 I$ R" ~( G/ m
  那男子见花木兰已经准备好接纳他,便轻轻的分开她的腿。他把自己坚挺的欲望放在花木兰的两腿之间轻轻的磨着,有时已放进去了一点,但却又立刻抽出来。他又吻上了花木兰完美的乳峰,用牙齿轻轻的啃咬着,使她酥麻难受。一只手指伸进了花木兰的口中,而花木兰本能的吸允。而另一只手则继续在蜜色的肌肤上游移。

3 `. V1 I, f! C0 X0 Q. T
  「啊……放过我吧……求求你,不要…不要…啊…嗯……」花木兰早已没力气抵抗,但毕竟还是少女,贞节重过一切,只能出声相求。

  ?0 n  p  H7 Y2 m* A  H* v
  那男子闻言,冷哼一声,忽然又把手指伸进花木兰深处,但只一会儿,便伸出,并且反身离开花木兰。那男子由一个大石头旁找出衣服,并开始穿衣。

0 w# x" f0 ^& q
  「我雷流风从不勉强不愿意的女子,起来吧。」雷流风把花木兰的衣服丢给她。花木兰闻言松了一口气,虽然心中也有些不舍,但终究还是自己清白之躯重要,心下一松,便要起来穿衣。但才坐起却立刻倒了下去,全身开始发烫,私处中另有一种酥麻的感觉,那种感觉开始漫延全身,似乎有千百只蚂蚁在自己身上轻轻的啃咬,比方才那男子对待自己的手段还厉害千万倍。
0 T; v' ^+ F% H/ T! n: A
  「啊……嗯…嗯……要……你对我作…了什么……」花木兰在草地上打滚,希望清凉的地上可以使自己发烫的身体凉快一些。

0 k; e! y, o# f: ~9 B0 t
  雷流风已然穿好衣物,站在一旁笑看着自己的杰作。「我方才把百合媚药放进?的里面,你会抛弃一切女子的矜持,而变成一个荡妇。?会想想要男人至发狂的境界。若一直没有男子来和?相合,?将会维持这样直到渴望而死。我现在要走了,?一个人好好品?这滋味吧。如果你能熬到明日早晨,那时便会有士兵们前来净身,他们皆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他们见到了如此这般活色生香的景色后会怎么对你…呵呵…想必?自己也清楚。」

" K, o/ U( A2 ]  G0 p" @0 a: h
  「不要……不要,求求你帮帮我…求求你……」花木兰拉住雷流风的裤脚,泪流满面,苦苦的哀求。

' Z! |# y- ?9 A( C* d- n+ F; }
  雷流风邪邪一笑,蹲下来看着花木兰,「帮?是可以,毕竟我最喜欢帮助美人了,可是我已经不想要了,如果?要我帮?便自己来用。」
1 L% A! Z* l, w  a+ N, o6 e9 o5 U, m
  「什么?」花木兰不了解,但发现他的皮肤能待给自己清凉感,便本能的往他身上靠去,磨磨蹭蹭的,一脸舒适,像只向主人撒娇的猫儿。
3 c* z0 ]; c3 K, z% S+ c
  「这样就对了,我就在这里随?处置,?若想我满足?,?便要挑起我的欲望。」雷流风轻抚花木兰的脸颊,花木兰则侧脸贴住他的大手。
# m8 o% X  w+ j9 o2 s
  「我不会…」花木兰倒在雷流风怀里,轻轻的扭动着,并舒服的叹了口气。

, u- b& o: |& l; E
  「?会的,那百合媚药会教?怎么作的。」雷流风轻抚着花木兰的长发,低声邪邪的轻笑。「首先,先吻我,像我方才吻?一般。」
4 Q8 n. Y* Z& `" d+ ?% d" F' J
  花木兰听话的吻上他的唇,学着他把小舌探入他的口中。两人的舌在彼此的口中交缠,逗弄,那雷流风是?中高手,慢慢的引导花木兰。
3 D0 @! ~5 l" t8 q( ?4 V8 W
  他们不断的吸允,逗弄,直到终于喘不过气来了才肯分开。雷流风慢慢的离开花木兰香甜的唇,舌尖由花木兰口中牵出一条细丝,说不尽的风流淫邪。
- v9 s$ {% O0 }1 Z
  花木兰开始在雷流风身上轻轻吻着,舔着,啃咬着,几乎吻遍了他的上身,而他只是静静的躺着由她自己发掘着纯男性的身体。花木兰虽已注意到雷流风的坚挺已蠢蠢欲动,但毕竟还是个处子,怎么也不敢去碰那巨大发烫的东西。花木兰一丝不挂,双腿跨坐在雷流风坚硬的大腿,她本能的移动腰部,私处轻轻磨蹭着大腿。水由里面不停的流出,已沾湿了雷流风的大腿。
1 k4 F$ Y1 m9 f( T' Q' j
  「嗯……嗯……求求你…啊…我好难过,天!喔……」花木兰无法由自己的举动满足,心中体内皆空虚不已,只能不停的喘气娇吟着。

% G2 b' Q' {2 r0 z. Y# r' n
  雷流风见已是时候了,便将手指再度探入花木兰已然湿润了的私处。
& L$ j5 n4 t6 X) K
  「喔…天……」花木兰忽然达到高潮,如雷电般一震后,全身抖个不停,最后终于倒在雷流风怀里,晕死过去。
. U, q2 q% n- `* Y1 O
  雷流风见此又是邪邪一笑,手指开始在里面轻轻抽插,另一只手再度攀上乳尖轻轻揉捏、爱抚。

2 a- l6 u' M  a0 n; e* v
  花木兰好一会后才因全身的兴奋而呻吟着醒过来,见了雷流风正在对自己所做的亲密举动后只是脸微微一红,并将小脸埋在雷流风颈间。

+ t% g" `; j+ [, j
  雷流风淫邪的笑着,大手握住花木兰的小手一路来到自己坚挺的欲望。花木兰吓了一跳,但随既握住它,两只小手轻轻的爱抚着。她轻柔着轻抚着它,像是触摸什么稀世珍宝似的。花木兰同时也好奇它的构造,一边研究着,一边轻轻的玩弄,有时还用指甲轻轻的戳着。

) P+ k1 c6 c0 c' a
  花木兰正玩的不亦乐乎时,忽然听见一声低吼,随既整个人便被雷流风转身一翻,压到了下面。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着,再无一丝空隙。

. S: y6 [+ A$ X4 R3 b+ f  @! S
  雷流风胸膛起伏不停着低喘着,好像是再忍受一种极大的痛苦,口中不停的低语什么自制,理智,乱了什么的。花木兰一时不忍,便伸手环绕着他的胸膛,想给他安慰。
& d/ ]3 E8 T! T, K- a% I* t) L
  谁知道她才碰到他,他便像疯了一般粗暴的分开她的大腿放置在自己肩上,坚挺的欲望用力一顶,镶进了她的深处。
% K2 X- d1 U2 ^6 ^
  花木兰痛极了,手指甲陷入他的手臂,不停的摇着身体,想甩掉疯狂的侵入者,但此举只使的那巨物更深入。雷流风把自己放入花木兰的深处后舒服的叹了一口气,享受着她又紧又湿又黏的通道。等她比较习惯他后,他再慢慢的抽出,到快出口时又慢慢地进入,存心想逗疯她。
3 S8 b" C/ U, \% k
  「不样这样……求你…给我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花木兰此时已不那么痛了,只是深处似乎有一种空虚正无情的折磨着她,令她痛苦渴望至极。
5 |' N8 _  ~0 i
  「给?什么??要什么,告诉我,我就给你。」他又淫邪的笑了起来,依然是在深处轻轻的?动着。
, p6 ]* {& z# G" C
  「我不知道,不知道…」她痛苦的叫着,泪流满面。
本主题由 小麥小麥 于 2018-5-11 16:08 移动
收藏  
打赏

# i) m6 `% Q7 m3 C5 h, G8 n, E
支持
) o6 }& W, E& q, Z; U. ?: r- L8 a
反对

( U3 E, [6 _6 s* c: I
举报广告奖励10金币
喜欢这个帖子吗?立刻选择对象来分享!
: f$ E2 X# ~' M9 L8 Q: O
DO YOU LIKE THIS POST? IMMEDIATELY SELECT OBJECTS TO SHARE!
* }5 h( S# i4 @. W2 h) G
炮友 分享给炮友
难得看到的性感人妻!当然要立马分享给「狐朋狗友」看啊!
复制分享QQ好友>>
朋友
微信扫描分享给朋友>>
站长 个人站长专用分享链接
只要透过链接有成功充值,返利充值金25%人民币给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『http://性吧论坛.cc/thread-8457589-1-1.html
请点击复制链接>>
      签到升级快!等级越高,看越多资源~           免翻墙直接看!下载杏吧浏览器!         春暖花开 杏吧有你,杏吧中文域名:【性吧论坛.com】
回复 + 2银币
freedomzhou

+ K6 |8 u7 n4 w5 W1 l
等级:Level 0
; x' Q1 t  Q; b( Y0 y
0
. b  j! ~& n4 Z0 j
主题       
0
& e9 E; \* y0 ~( m5 p7 m
帖子       
0

" S9 m$ \5 w* y9 F
积分
Level 0

) G( p6 Z* g# [+ L7 |& N
# E2 t  ?9 @8 l
! Y" H$ O$ ^: E
积分0
发消息       
沙发
 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2-30 22:46:56 | 只看该作者 |
  「算了。」他难得怜惜的舔着她颊上的泪水,开始满足花木兰和自己。

2 L; W. G4 Q( |* v
  他的坚挺开始在花木兰的深处急抽狂送,每一出一进便好像更深入一般,花木兰本能的扭着腰迎合着雷流风,他的低喘和她的娇吟混合再空气中,型成一种淫靡抚媚的气氛。
  n) e; O1 |, }5 ^9 `" P5 o! `
  花木兰的深处似乎有一点随着雷流风的抽插不停的伸高,眼看就要到达顶点却老是缺那么一点。直到雷流风忽然低喝一声,一股热流由他的欲望送入她深处时,她忽然一阵晕旋,全身不停的抽搐抖颤,整个人像是飞了起来似的,说不尽的舒服满足。
; g8 U/ r* U: O! V6 i! d2 r
  雷流风和花木兰双双抵达高潮后,双手交握的躺在草地上不停的喘气。两人无语,只是回味着方才的一切。一会儿后,还在花木兰深处的欲望忽然又坚硬起来,花木兰所重的百合媚药的药性也还没解,于是两人又是一阵翻云覆雨。他们便是这样的度过一整夜,直到快黎明时他们才昏睡过去。
& a: [% M1 \3 [' S) s$ |1 |! T

+ a: P: e& T. o; o: c
  隔天花木兰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。身上所盖的锦被和身旁的羽毛枕都说明她身在大户人家的房间里。
# ~6 Y+ ]" L" s1 X" @4 x
  花木兰想坐起来,却全身酸痛不已,尤其是大腿间,更是不停的提醒她昨夜的疯狂。虽说中了媚药的是自己,但那人却比自己还淫欲,不停的索求,直到自己累的昏睡过去。

. h" i. B6 ~8 ]# s% F5 j9 D
  她勉强站起来,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,脸一红,便用锦被围着自己在房间四处看着。好漂亮的地方!花木兰想道。她出身军人之家,家中多以简扑为美德,决少装饰品。而这间房间奢华之至,每一样物品摆饰皆是最精致最高级的。尤其是那穿衣镜,更是令她惊讶。镜子是极奢侈的物品,巨富人家有梳妆小镜便已稀有,何况是有一人高的穿衣镜!更是重未听闻,别说见过了。

' v3 \! m% B5 O  G+ _; i
  花木兰好奇的打量镜中的自己,她其实重未见过自己真正的模样,水中的倒影又模糊不清,这次真是大开眼界。她好奇的看着镜中熟悉又陌生的人儿,及肩的黑发,大大的杏眼,柳眉,红肿的小嘴……提醒她昨晚她曾被?的多彻底。

! _0 S( D) K3 X6 o7 m6 e
  她慢慢的拉开锦被,看着自己妙?的身材,蜜色的肌肤上红红紫紫的满是吻痕。她想起昨晚,不经意的伸手去触碰乳房上的吻痕。
' g) f+ F( `+ z) D7 v2 p
  一只大手像昨夜一般忽然的伸了出来圈住她的腰,另一只罩住她的乳房,取代她爱抚她的胸部。花木兰大吃一惊,使劲的推开他,但他还是一动不动。

0 r; V  |. A, O, M8 `" h; ?
  「放开我!」花木兰拼命挣扎,并尽可能的遮掩自己曝露的身体。

8 r1 n5 i. e+ V( C5 y
  「遮什么?」雷流风觉得很有趣,邪邪一笑,「昨晚不看遍了,摸遍了。还有什好遮呢?便是?最私密的地方……」
4 G4 i) q3 Z0 O
  「住口!昨晚是个错误…」花木兰恨恨的道:「我决不会再让那种事发生在我身上。」

! H/ J1 I* N% i) k8 b: h
  「是吗?昨晚我看你很喜欢嘛,我要走?还一直求我留下,还紧抓着我不放呢。」雷流风笑容渐退。
6 a  i7 `" ]4 y9 s+ V
  「那是你给我用了媚药,若非如此,我又怎么会……」花木兰愤恨不已。
+ u9 f4 p6 x1 |. _$ O
  「是吗?为求事实,咱们在实验一次吧。」雷流风手指轻轻摩擦花木兰的粉红色的乳尖,大腿夹住花木兰的身体,轻轻的蠕动。雷流风伸出灵活的舌头,轻舔花木兰的肩膀,手同时探入花木兰的私处,轻抚花木兰女性的核心。

6 L! V7 g- c- _! Q2 M* S+ ?, t5 A5 J) k
  「啊……」花木兰受不住刺激,轻喊了出来,但随既红了脸,咬紧牙关,再不出声。

6 _2 p- ^. W9 T' l( g2 f
  雷流风听到的花木兰的呻吟后,轻笑了一声,开始更猛烈的功势。他点了花木兰的软麻穴,令其动弹不得。拉着花木兰躺在波斯长毛地毯后,深深吻住花木兰。他的舌头再花木兰口中兴风作乱,吻的花木兰气喘连连。
' ^. C5 x5 F( L8 i6 C/ A, ~4 \
  他的舌离开花木兰的唇后便一路往下,吻上了乳尖,之后便到的花木兰最私隐的地方。

! O5 J# N! {) i' B; E/ H4 b
  「不要,不要!」花木兰动弹不得,只能由他为所欲为,但依然觉得十分羞耻,只能出声叫道。雷流风不理她只是自顾自着轻舔花木兰女性的核心,令花木兰不停的颤抖,但依然死咬着银牙,不出一声。
) u7 o: W, ], Q& G. z
  当他的舌头探进花木兰湿润的通道时,花木兰觉得自己的骄傲及贞节已完全被毁,泪水不争气了流了出来。尤其她明白自己心中其实不希望他停下,且又期待昨夜里他所带给她的愉欢,心中更是不齿自己。

6 q  w2 G; Z8 T! p" V
  花木兰觉得有一个软软的事物再自己里面轻轻蠕动,比手指更有一种变态的感觉。她的双腿被雷流风用手以大字型的分开,另一只手轻抚她女性的核心。花木兰受不了这种刺激,忽然感觉她的深处一热,开始不停的收缩,水也大量的流出。雷流风觉得是时候了,便把花木兰压趴在那穿衣镜上,双手握紧了光洁的屁股,由后面深深的进入又热又紧的通道。
, W8 f& F6 c( A7 `' r: b6 q
  「看着镜子,看?自己脸上的表情,看?有多喜欢我现在对?作着事。」雷流风在她耳边轻吹一口气,低声笑道。

5 o2 a+ \9 P& j
  花木兰受不了诱惑的张开原本紧闭的双眼,看见了镜中的他和自己如野兽边的交媾着,而自己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,又是痛苦又是欢喜,简直如荡妇一般,哪还有黄花闺女的样子。

3 w0 n* q/ J) d3 Q5 r$ s" a
  「不!」花木兰痛苦的尖叫,疯狂的想摆脱他不停深入自己深处的欲望,怎奈实在动弹不得,只有闭上眼睛由雷流风任意的奸淫自己。
2 q$ N- k: h% e* R% Q
  花木兰虽然心中极不愿意,但身体毕竟是诚实的,随着雷流风每一次冲刺,渐渐到达了顶点。雷流风在最后的冲刺便能把花木兰送到天堂的前一刻忽然停了下来。他完全的抽身,令花木兰倒在地上不停的抽续,两眼发痴,水不停的由深处流出来。
+ f- ?# ?5 v7 A7 k* Z* e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花木兰终于忍不住的开始娇吟,口水不能控制的由嘴角流出。

( [; H9 D- N9 N  x6 Q7 I, e
  「想要吧?」雷流风淫邪的大笑,「我最爱美人求我,说!我就满足?。」
6 J# P, n: s, e0 V
  花木兰已失去理智,便要开口求他,但一转头,却看到了镜中自己的淫荡模样,立刻恢复了一些理智,紧咬银牙,死也不出一声。

& z4 U+ q4 c1 p1 q, G4 x8 d. ^
  「够硬,好。」雷流风冷笑,伸手轻抚了花木兰乳尖一下但立即收手。花木兰一震,本已敏感至极的身体哪手的了这种刺激,便越加渴望,身体抖动的更厉害。

4 n9 W& _3 b8 ]# r/ T
  雷流风又伸手摸了摸花木兰私处一下,花木兰忽然跳了起来,爬到雷流风身上,不停的摩擦自己的私处。
: z$ a; ]' a# `" O# C
  「流风哥哥,我……饶了我吧……我要……流风哥哥……我要……求你,求你。」
1 q& ^  X" e' T6 f& t4 D! b+ m3 x
  雷流风听到花木兰求饶后一震,立刻把花木兰翻转过去,再一次的进入她。

3 h/ Q/ A# A8 J& X3 t2 ~. h
  他疯狂的抽插,她死命扭着腰配合,两人高潮不断,一直到双双昏过去才停止。
      签到升级快!等级越高,看越多资源~           免翻墙直接看!下载杏吧浏览器!         春暖花开 杏吧有你,杏吧中文域名:【性吧论坛.com】
举报广告奖励10金币   0  评论 + 2银币
freedomzhou
3 `3 u% _2 W7 `% |& O- e# c
等级:Level 0
+ j- |& c. t2 P$ ]2 ?
0

/ z5 J1 q& I4 z  r2 X$ |! w6 \9 j
主题       
0
0 ~! c/ Z" `8 ^1 n, K. R& c
帖子       
0

. N; P$ C8 u+ y  Y4 ]) O( A* [
积分
Level 0

: \. O0 O9 A2 o0 W: g  K" Z
- I6 d. U/ b, q- F, |+ i/ P# w/ [- {7 ^% J, z4 X: P9 y) C+ J
积分0
发消息       
板凳
 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2-30 22:47:40 | 只看该作者 |
  接下几天雷流风索求不断,他不管白天晚上的随性所致,花木兰起居饮食皆在这房中,一步也没有出过房门。有好几次花木兰都想问他这是什么地方,他又要关住自己多久。怎耐那雷流风一接近她便吻住她,上下其手,不一会儿又已进入了她,令她几次想问都没机会。

* t, K8 j/ b* W
  一日,她趁雷流风不在想偷溜出去。才打开了门探了头出去了一会,便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大汉拎了回房。但那一探也足够令她惊讶和思索好半天了。她一直以为她已在那晚被雷流风掳到不知什么地方了。她如何都没想到她居然还身在军营之中。

9 P0 m( Q7 v0 ^5 |3 P
  而这个她一直以为的奢华大房间居然是军帐所搭成的!这真是太惊人了,此处的摆设便是在大富之家都嫌奢华,更何况这儿只是个临时住所。军队行军多已简便为要点,但此处的摆设繁杂精致的吓人,若要每日移动,肯定是件极麻烦的事。这雷流风到底是什么身分,居然是这军中的一员,但又享有连大将军都没有的待遇!

; t- |, {. Y0 q3 }
  不管如何,花木兰在心中盘算着,她一定得逃出去。一直在这地方待着也不是办法,自己是代父从军来的,可不是来这儿当军妓的!再不回去,自己大概会被以逃兵罪论处。如果外面便是大军,她逃走便容易多了。她只需要想办法对付门口的守卫,不需要再想法子回到军中。

$ s7 B: [/ R- N* [4 A) J
  花木兰穴道被封,又加上连日来的欢爱,身体使不出一点力不说,甚至酸痛不已,连下床都很勉强。正在想法子好智取时,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吵杂声。好像是有人要进来,但守卫不让进。

3 i1 ?4 [' W) `9 J9 ^$ E
  「你们反了吗?居然敢挡住我的去路!是不是忘了我是谁了?」花木兰听到一个英气低沉的男子声如是说道。

- g0 d4 B( A, e6 D4 X& T
  「大少爷,您老人家就饶了我们吧。」其中一名守卫苦苦哀求。

* T+ S: b' D. V" u7 C; [8 L
  「三少爷有交代,在他不在时没有人可以由里面出来或进入他的军帐。若是破了例,便要砍了我们。您也知道三少爷向来说到做到……求求您,就饶了我们吧!」
- X2 {  n2 Q* u
  「笑话!你们死活关我啥事?」那男子狂笑「他能砍了你们,你难道以为我就不能吗?」
7 P" ~$ l4 E1 s! m5 q
  那男子再没阻碍,门一推便走了进来。那男子生的极好看,英气十足。那雷流风也好看,但和他却是不同型的。如果雷流风有月光的阴柔邪气,眼前这名男子便有耀日的辉煌贵气。

! C# \( r4 r' o1 S
  花木兰极少看到如此耀眼的人物,一时没回过神来。一丝不挂的身子倒有一大半没一点遮掩。直到花木兰注意到那名男子眼中的欲望,才回过神来,红着脸拉起锦被遮掩自己。

5 D( k4 I6 N' \4 E
  「难怪外头重兵把守,原来他的帐子里藏着一个美娇娘。」那男子一楞,随即笑道。

$ U: F: k$ X- ]; o, d
  「我不是他的女人,我是被他掳来的!你又是谁?是否可以帮助我离开这里?」花木兰正气道。

2 V; o: j7 ?: r; \# f7 x
  「我是谁?」耀日一笑,「我叫耀日。掳人?小事罢了。可不可以帮助??

" k: ?! l& Z& p7 J$ O8 |* E
  可以,但我帮你又有何好处啊?」
9 f6 i$ o* o# s- l4 n
  「君子除强扶弱,又要什么报酬?」花木兰理所当然的道。
2 u! p8 ?, r& D" N. t5 V
  「不不不,我从不作赔钱的买卖。?要我帮?,就要付出代价。」
# {/ H# f% i/ a
  花木兰迟疑了一下,才问道「你要什么?」花木兰其实隐约可以猜到他的意图,但还是希望自己的运气并不是那么背。

& t1 o2 W; Y/ e* j' M  H  ?
  「?令人销魂的身子。」耀日嬉皮笑脸的道。

, L  K, Y; s; X* v3 ]
  花木兰虽隐约猜到,但听到这话身子还是一震。她想了一会便作了决定。
# C+ z0 k1 R) g1 r! o
  「好。」她想雷流风看管她极严,这个机会跑了,可能再没有了。反正她的身子已是不乾净的了,眼前这人看起来又不差,便是给他一次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。
5 e+ Z& a. x  _* [% W9 }6 m
  「你先带我离开这里吧。」花木兰轻叹一声。
8 N& S  x  o! M/ V3 n
  「不用了,便在这里作。雷流风这小子死会享受的。这方圆百里再也没有比这里更好了地方了。」

$ ?( u& G7 ?7 I- [  P# w3 p
  「他快回来了!」花木兰不敢置信的道。
! v6 U* ]7 m5 o" q
  「这你不用担心,我自有办法。」
; z+ t' C( Z: Y; L8 o
  花木兰看着他胸有成竹的样子,相信了他。
8 E1 g! \/ v- V
  花木兰由丝绸堆中站起来,一丝不挂的走向他。「我不是太精于此道……」
, ?. _, Q2 n& o
  花木兰站在他面前,羞涩的道。

, Z9 Z7 P% m1 Z/ l; c; Q0 B
  「没关系。」他难得温柔的道。

" J6 [! I; m& @$ _
  耀日伸手轻轻碰触花木兰的脸颊,由脸颊往下,滑下胸部,小腹,最后灵巧的滑入她的私处。他修长的手指深入其中,缓缓的抽插。

& L$ \7 r) g4 e4 J% N5 j& D- a1 X
  花木兰脸又是一红,依靠在他的怀里,手臂绕着他的窄腰,让自己身体的每一寸都紧密的贴着他。
/ F1 H: A0 ?/ d) [- G
  耀日吻住花木兰,灵巧的舌深入其中兴风作浪。另一只手则攀上乳峰轻轻揉捏。「?好美,这么热情……我怎么能不触碰?。」耀日再花木兰耳边热情的低语,热热的呼吸吹到花木兰耳里,令她一震。
% r+ g& a* F. S; ~2 I
  花木兰轻轻解开他的上衣,双手爱抚着他阳刚的古铜色身体。花木兰长期练武,手掌自然不如一般女子细嫩,但粗燥的手心抚过皮肤时更有感觉。花木兰用舌和牙爱抚耀日的胸肌,印上了无数个吻痕。花木兰慢慢的解开他的裤子,小手握上他的坚挺。花木兰不好意思去看,所以不知道他的尺寸。直到握上了,才吓了一大跳。
4 D' a7 I; Q3 h, @& I
  忽然放了开手,往后退了一步。耀日没想到她会忽然倒退一步,私处中的手指还未来的及抽出,为了避免伤到她,他只好随她往下倒去,两人于是纷纷倒在床边。他们的身体紧贴着对方的,没一丝空隙。耀日一笑,抱着花木兰转身倒在床上。

& |5 Z$ y, v, u7 m& f' B
  花木兰感觉他巨大的坚挺在她的私处上摩擦着,有点害怕,她初经人事,对男人依是陌生的很,所以不知道男人生理该是如何。但耀日的坚挺明显的比雷流风的巨大多了,她不知道如何将那巨大的事物放入自己的私处中。
) u9 j6 z; o4 {: S1 v+ z
  她用手轻轻触碰着,抬头担心的道,「我害怕。」

4 ?/ h! \1 ^7 v) G
  耀日闻言大笑,安慰花木兰道,「放心,我越兴奋那里就会越变越小。」
) ^" g" k9 K9 t  E3 e  \
  「是吗……」花木兰有点怀疑,但还是相信了他。
. W. ~7 e3 Y" e9 n2 t/ Q
  「?用?的小嘴,」耀日用手轻点的一下花木兰的唇。「爱抚我那里,它就会越变越小了。」
8 M' b$ U# g) S, @9 C+ Z9 d# v
  「我不要!」花木兰红着脸拒绝。
1 Q1 r' I# o2 A; J- s8 H9 J
  「随?,但我可先声明,我那里对初经人事的小姑娘可是大的吓人,你若不让它变小,它可会撕裂?的。」耀日一本正经。
8 F, _( n% V) e! @9 {
  花木兰不是太相信,但耀日的双手不断的在她身上揉捏。她心中忽然有着一股冲动想看眼前这个男人为她疯狂的模样。

1 i" R: t0 @: ]% G, g* R! e
  花木兰不发一言,依是红着小脸,往耀日的坚挺移去。她轻张小口,伸出小舌来轻舔了那热的吓人的事物一下。感觉着耀日忽然触电般的抖了一下后,花木兰满意的继续下去。
: d- h0 A$ w) F! ^8 d" c/ R/ h
  她轻吻着它,有时也伸出小舌轻舔。最后,才轻张小口含住那巨大事物的前端。本能的倾吐着,又用舌尖轻点着。花木兰虽从来没有这般经验,因此极为青涩,她的纯洁和热情更令耀日疯狂。

! s) A7 V* H+ S  _5 U- d# O6 D
  耀日再也受不住花木兰的挑逗,他在床上躺平了,且立即分开花木兰的大腿,让她跨坐在他小腹上,并用那越见巨大的坚挺摩擦的她的私处。

  O/ j3 `' F! `$ v% p/ e8 H7 b* m
  花木兰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,并感觉那坚挺越见巨大和烫人。「你骗我…」
: g2 d/ V0 `. _7 U3 u$ n2 M/ _
  耀日一笑,双手握住了花木兰的细腰将她提起,并对准着自己的坚挺重重落下。

5 n6 ]2 b4 h0 f/ j
  「啊……不……好痛……停……停下来!」坚挺一下便在湿滑的通道滑入深处,花木兰初经人事,小小的通道容不下耀日如此巨大的坚挺。她痛的像被活活撕裂一般,不停的呻吟。
# a8 {! j3 O  }1 J( d, V* U# B9 M
  耀日也不再动,只是停下好让花木兰慢慢适应他。渐渐的花木兰的身体慢慢的习惯了,私处内的水越流越多,使花木兰的痛楚少了许多。
, d! u0 H& o. ^% I) R! y
  花木兰扭着腰想替自己找个比较舒服的位置,谁知道才一动耀日便低喘。花木兰觉得有趣,便更用力的扭着腰,像像骑马一般。有时也轻轻抽出,再用力坐下去。搞的耀日不停的低喘呻吟。

* f; R" x2 f7 T4 K2 @7 S9 A  Y9 n) f
  花木兰第一次有掌控权,玩的不亦乐乎,双手更是顽皮胡闹,她一只手伸到他们俩的接何处,轻轻揉捏,另一只手玩弄着耀日的乳头,有时也弯下腰去深深一吻。看见耀日那副又是痛苦又是满足的脸,她不免娇笑出声。银铃般的笑声充满整个房间,也令耀日着迷的看着她。

6 x+ t) f' \3 J+ L+ D
  「?真是个小女巫,美丽淫荡,轻易便勾走男人的魂。」耀日这话本是称赞花木兰的话,但花木兰一听便是一震。她几天前还是冰轻玉洁的处子,守身如玉。现在看看自己,淫荡的骑在男人身上,快乐的和男子交欢,那和青楼妓女与淫娃荡妇又有何分别?

7 z( Q5 c& C" Q9 [
  「不……不……我不是……不是……」花木兰悲哀的喊叫,泪水如珍珠一般一串串的掉在耀日胸膛上。
( B+ x  C# ~- j3 C/ W* k
  耀日极为惊讶,想用手擦花木兰的泪水。花木兰一惊,连忙从耀日身上跳起来,也不管身上一丝不挂,便要冲出房去。耀日虽然惊讶,但也马上反应过来,轻轻一跃便抓住了花木兰。
, L( r! m) w" S" ?% o

: @6 Z& A) v3 Q* O- H$ l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首页|点击更加精彩|

GMT+8, 2021-10-16 17:08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